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徐希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勇于创新的先行者——徐希

2018-07-25 09:02:03 来源:徐希艺术空间作者:林阳 徐峥
A-A+

徐希

1940.12.15-2015.7.23

朝阳总会升起(代序)

  父亲已离去三年。

  每念及父亲的慈爱,总是泪眼迷离,不能自已。

  “日之出矣,于彼扶桑。

  凤之鸣矣,于彼高冈。

  匪高刚鸣,朝阳之光。

  君子如凤,爱此朝阳。

  纯德孔明,闻于四方。”

  在我心中,父亲的形像自然是睿智而伟岸的,他就是朝阳,就是人中之凤,就是纯德君子。

  他就像湖中的钓者,在自己的世界中,宁静而坚毅地垂钓,自信地等着人生的意义和艺术的真谛上钩。

  他的世界里朝阳永是初升,带来光明。

  父亲的离去,一直督促我静思匆匆人生的意义。

  我曾经感慨人生苦短、生命如水波一样渺小、短暂,就像此幅《斯德哥尔摩之晨》道出的:

  “人生朝阳露,物变水上波。

  茫茫宇宙闲,如此道义何。”

  但困于感伤之中并无积极意义。

  因为父亲还督促我求证存在的价值,所以我必须战胜生活,爱上生活,努力让每一日充实而开心——那才是父亲希望我去做的。

  那也是父亲期望我,强大到足以做成的。

  父亲啊!您抛下我离去三年了。

  我一天比一天坚强,一步步坚定地实践着您的期望。

  这些都是您乐于听见的吧。

  您让我坚信,不管夜多么黑,朝阳总会升起。

  因为您,就是我生命中的朝阳,一直在指引、督促我走向光明。

  愿您在天之灵安宁!

  好想您!

不肖子 峥

于父亲离去三周年之际

哀思涕零,不知所云

勇于创新的先行者——徐希

编者按

  不愿相信,却又无力挽回,徐希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这种悲伤和惋惜的心情不仅来自于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各位新老同事,也来自于中国美术界的众多同仁。徐希先生是一位对艺术极为真诚,很早就形成自己独特风格,却不断探索创新的艺术家。1965年从浙江美术学院毕业后,徐希先生便进入人民美术出版社从事美术编辑工作。1978年,人美社从各编辑室抽调部分编创人员成立了创作室。当时创作室成员有王叔晖、刘继卣、任率英、王角、林锴、张汝济、张广、徐希、楼家本。后姚奎、石虎、郭怀仁、赵晓沫、许全群又先后调进创作室。邵宇同志曾任第一任创作室主任。这一时期,徐希先生在成为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室的专业画家后,迎来了他在艺术上的“黄金时代”。他的作品屡次在国际上获得大奖,艺术水平和知名度不断提高。

  20世纪90年代徐希先生移居美国,创作了“纽约组画”“美利坚组曲”,在“中西融合”的创新道路上走出了一条新路。他热爱祖国,回国定居后,走遍中国大地,创作了一大批中国风景、中国山水和中国人物,其中包括了许多巨幅的中国画作品;与此同时,还不断在油画、版画等方面进行研究和探索,以新材料、新技法入画,创作了一大批优秀的绘画作品。徐希先生为中国美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逝世是中国美术界的重大损失。

  本刊在徐希先生离世后不久,特邀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辑林阳和艺术家张广两位先生撰写文章,讲述徐希先生的历史生平和艺术道路,以此来纪念这样一位杰出的艺术家。愿先生此去,一路走好。

  徐希,原名徐振武,于1940年出生于成都,祖籍是浙江绍兴。11岁时,迁回杭州,在余杭县读完小学。少年的徐希喜爱自然科学,曾立志要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美术老师于之青动员他参加了美术兴趣小组。1956年,徐希初中毕业,学校决定保送他入高中部,但徐希在于之青老师的鼓励下报考浙江美术学院附属中学,为此,徐希和父亲产生了矛盾。但徐希的理性思维为日后创作的走向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年轻的徐希刻苦学习,尤其是水彩画,他常常到西湖边画水彩写生。为了更准确地把握人体结构,他曾去地方医院学习解二剖学;为了训练写实能力,长年来往于乡村田野写生,去工厂体验生活。徐希画了两本连环画,被出版社采用出版。徐希后来回忆说:“在附中打下的水彩画、素描和连环画的默写的基础,以及大学时期在版画上所下的功夫,对我以后的国画创作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1960年,徐希被直接保送进了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当年浙江美术学院的版画专业很强,徐希受教于赵延年、赵宗藻、曹剑锋等著名老师。在大学期间,徐希系统地学习和掌握了木刻、铜版画及石版画的技巧。1961年,徐希在《人民日报》发表处女作木刻《水上民兵》,不久,又被几家媒体转载,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徐希在掌握版画的同时,还潜心研习水彩画和中国画。英国和俄国的水彩画,使他沉醉其中。

《布达拉宫》 徐希 15cm*25cm 1991年

  1965年,徐希从浙江美术学院毕业,分配到人民美术出版社做美术编辑工作。刚到出版社,他被安排到河南安阳农村去参加“四清”运动。回社不久,“文革”开始了,人民美术出版社常规出版停滞。1970年前后,徐希随人民美术出版社下放到湖北咸宁文化部五七干校。

  认识徐希也是那时的事,在湖北咸宁文化部五七干校,我们都是“五七战士”,只不过我那时只有13岁,是跟着父亲去的干校,多个“小”字,“小五七战士”。

  我们所在的连队是25连,有三个单位,人民美术出版社、荣宝斋、版本图书馆。干校的气氛相对压抑,许多老干部到了田里,干活就打怵,可是徐希和同是美院毕业的张广、张立辰风华正茂,整日笑语不断,根本不知疲倦。其中,徐希的相貌最打眼,富有活力的大大的眼睛,还有他的招风耳,让人过目不忘。

  老干部们几乎都放下画笔,而徐希他们还在画画,我曾经看见他们在宿舍外墙上画画,内容大概是拖拉机驮粮食等等。画画也是有政治条件的,许多画家并没有资格。到了傍晚收工,一些画家驻足观看,评头品足。后来,他们发展到拿着速写本到处画画。张广画得最多的是牛,徐希画的最多的是狗,那是我们精心养的狗,“黑子”“豹子”“花儿”。

  印象最深的是徐希大方。一次,我们一群小孩去玩,在路边的瓜棚,徐希请客,买了一个二十多斤的大西瓜,瓜农知道我们就地吃,特意挑了一个准备留籽的好瓜。七八个孩子,每人一牙儿,愣是吃个饱,西瓜那个甜,至今难以忘怀。

1988年徐希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吴冠中老师亲临参观指导。

1988年徐希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吴冠中老师亲临参观指导。

  1972年,徐希等五七战士陆续从干校回到了北京。那时出版社的出版任务不重,徐希参加人民美术出版社组织的创作活动,在山西普阳大寨村体验生活达7个月,又到大庆油田,和油田工人共同生活3个月,此间,他画了大量速写作品,并开始尝试中国画的创作。

  1978年年底,人民美术出版社成立创作室,徐希调入创作室。当年的创作室还有王叔晖、刘继卤、任率英等新中国成立前成名的画家,不久,他们退休了。创作室里,年长的有王角和我的父亲林错等人,年轻的有徐希、张广、石虎等人。

  虽然画家们有画画的时间了,但搞艺术和商家毕竟不是一回事。当时画家们的经济状况并非我们今天想象得那样富裕,恰恰相反。捉襟见时的情况是常见的。比如,画家们大量的作品是在廉价的高丽纸和皮纸上的,使用宣纸作画是件很奢侈的事。那时,出版社每月只发给画家5张宣纸,而高丽纸可以一刀一刀地领。石虎曾经对我说,许多年轻的有才华的画家,因为生计问题,不得不放弃艺术,而他,之所以能够坚持搞艺术,那是因为还可以画几幅连环画生存,然后再一心一意地投入到艺术创作中。

  那时,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室经常组织画家到各地写生,新疆、西藏、重庆、桂林、大渔岛,黄山等地,画家们都曾深入生活过,徐希注意体验生活,画了大量速写和素材。

《天山塔松》 徐希 15cm*25cm 1984年

  人民美术出版社是国家级美术出版社。身为美术编辑的徐希,在这个浓厚的艺术氛围中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他认为,中国画的创新一定会被世界人民承认,中国画的创新不仅仅是常见到的线条和构图。由于他有版画的根基,他尝试以版画的大块色彩对比,在中国特有的宣纸上作画,利用宣纸美妙的调晕,画出自己的特点。当时的中国画坛,虽然鼓原创新,但他的创新井不被更多的人理解,甚至被非议。这种创新和前人如李可染、黄胄、傅抱石等完全不一样。

  然而此时的徐希头脑很清醒,他曾总结自己:“我有意识地追求山水画的凤俗性,画自已最有感受的雨景、夜景、雪景。在表现方法上强调黑白对比强烈的版画感觉,运用泼墨时大量地吸收水彩技法并在宣纸上力求强化我对生活的感受。”

  他选择的题材,与传统的彩墨山水画完全不同,是江南城市雨景,也有湖边的帆船,他用大刷子画结构,与传统国画的毛笔用法完全不同,却强烈地画出了自己的风格。辽阔的江面,摇动的苇叶,墨色的江帆;雨景中的红伞,正在下雨的街道,温漉漉的,惆怅的丁香花一般的诗意。

  1982年,徐希的中国画作品《湖上晨曲》获得南斯拉夫举办的第八届国际绘画展大奖。这是那个年代中国画在国际上获得的最高奖项。

《湖上晨曲》 徐希 90cm*97cm 1981年

  虽然徐希有着超人的聪颖,智慧和勤奋,当时还有人不以为然。但那次中国送去了十个人的作品,今天看来,这十个人仍然是中国美术界赫赫有名的人物。我以为,在世界主流艺术的标准中,徐希的成功绝非偶然。他的画既有中国的水墨,尤其是墨色的运用,又有西方现代艺术意识,版画的效果,强烈的装饰风格。应当说,徐希的画突破了中国人的欣赏情趣,符合世界上更多人的欣赏习惯。他的成功引发了二十年来首次“中国水墨画走向”的大论战。他的实践说明,他是将中国画推向世界的先行者之一。

  与成名相伴的是富裕,在此之后的一个著名的拍卖会上,他的一幅作品以尺论价,甚至超过了吴冠中,排在了第一名,以至于在第二天,全北京二十多家画廊将他的作品全部售空。

《逝去的记忆》 徐希 33cm*45cm 1989年

  在20世纪80年代,徐希连年在国际上获奖:1981年,在“奇妙的亚洲”评选中,他的作品《长城》和《布达拉宫》获第一名1985年,徐希的中国圆《江南喜雨》在日本世界博览会上获三等奖:1987年,徐希创作的中国画《江南喜雨图》在土耳其“国际住房年”国际绘画比赛上获成年组二等奖。

  少时放暑假,我经常到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室看徐希画画,他每天画一张大圆,一面墙那么大,上午板刷铺色,中午做别的事,等画面干后下午继续画细节。一张画大约有四五十尺。徐希总是愉快地一边画画,一边和我聊天。我从未听到过他夸耀自己,他对自己的成功有着极其冷静的看法,他一直有信心,画会画得越来越好,但自己还不是高峰,卖出价格高井不说明自己的画就比大师们更好。与众不同的是,徐希不是把钱存进银行,而是投资艺术品,而且是他擅长的国画。20世纪80年代初,他的画价大概每平方尺是60元,而许多大师的画价也不过如此。他一边把自己的画卖出去,一边去买大师的画,有的是求熟人去买,有的是直接到画家家中去买,他又懂行,买的都是精品。比如徐希买刘旦宅的画,那时的刘且宅也是每平方尺60元,一天画一张兼工带写的画,也就两平方尺。徐希去买,以生产量来说,徐希一张大画够刘旦宅等著名画家画一个月的。这个时期,他如鱼得水,经营才能体现得淋漓尽致。

《华尔街初雪》 徐希 33cm*45cm 1990年

  在画界流传着这样一段公案。一位外国画商请徐希帮助购买一批黄胄的画,那批画大约有一二十张,徐希帮助买了。那位外国画商不知听信了谁的话,认为这批画是假的,不要了,徐希表示,可以,自己全部留下。这批画放在今天岂止升值1000倍,后来,那位画商知道真相后,后悔不迭。

  徐希人品很好,古人说,同行是冤家,但我很少听到他攻击谁,即便是评论画家和作品,也力求客观公允。

  徐希精明,但他同时大气。他的画卖出去了,接着,他又锲而不舍地不断地把身边的画家向画商推荐,而且不带任何功利目的,许多画家都得到过他无私的推荐,这在艺术界是极其难得的。

  在1985年至1988年间,徐希多次出访,到二十多个国家旅行写生,井在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个展。这个时期他的事业到达了一个高峰。

  1989年,徐希移居美国,他到美国的目的,就是“要到世界上最重要的油画中心,看到更多的西方因素,并将之运用到水墨当中去”。他认为,“一个中国画家跟在西方人后面是没有未来的”。他去美国,就是要将国外的优秀的文化吸纳进去,坚持水墨和西方色彩的结合之路。

  1997年前后,徐希回国定居。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美术界最先在形式上创新,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国画又是其中变革的焦点。打开国门,外来美术带来的冲击对继承传统的争论,各种思潮的涌起,使中国画画家们探索创新成为自觉。

  徐希无疑是一位中国画探索创新的先行者,徐希的努力、天资,和他不羁的艺术气质,使他的创作不断地引起美术界的争议。徐希抓住了前人很少探讨的雨景、雪景、夜景题材,不断地重复和创新,形成自己强烈的个人风貌。当徐希在世界绘画大赛中获得大奖后,人们才不再批判他的创新成果。

徐希在新疆采访

  徐希是美院科班出身,速写、素描都是他所擅长的,但是,画什么题材,仍是他必须确立的,他首先确定的题材是雨景。也许雨景适合不同于毛笔的板刷来表现,也许这样的题材过去在中国画中探索得少,所以雨景这个题材一经徐希的笔下,似乎就成为了他的绘画符号。由于板刷的作用,在徐希的笔下,那雨,可以是细雨绵绵,也可以是狂风骤雨。他用风帆、街景做主要的表现对象,与前人充分地拉开了距离,这是他一直想看到的结果。

  雪景似乎是他雨景题材的姐妹题材,大块的留白,让宣纸的白色得到充分的展示,水墨淋漓,对水墨的运用愈发纯熟。徐希出国旅行,到欧洲各国,回来后,他创作了大量以阿尔卑斯山为题材的作品,在世界风景画中独辟蹊径,获得世界各国艺术家的关注。

  范迪安曾经这样评价:“徐希先生生于江南,故园情深,笔下山水多为可居可游之境,但更重现代形式创新,放笔无忌,沥彩纷华,勇于超越传统格式,直取古法未及足善的雨景、夜景,雪景,全幅水色淋漓,华幛犹湿,彩墨相间,幻如交响。”

徐希访问瑞士巴塞尔

  在雨,雪、夜之外,徐希继续拓宽所表现的题材范围。他在西藏之行后,完成了批西藏题材,这又是他独特的水墨表现手段的展示。

  雨、雪,夜,成为徐希最引人注目的三类题材,但他井不满足于此,1989年,他定居美国后,开始探索城市山水的表现,他到纽约之后创作了“组约组画”“美利坚组曲”,在中西融合的道路上又向前走了一大步。城市山水,或者说都市山水,与传统中国画的山水有极大的不同,如何表现当下的景观和情感,是一个新的课题,但徐希勇于创新,画出许多都市山水的组画,并让西方世界的主流市场接受、欣赏,他对推动城市山水画,做出了自己的努力,他为中国画走向世界,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为了保持自己的个人风格,同时能够更深入地从传统中国画和西方绘画艺术中汲取养分,他在后来的绘画中,开始弱化版画的直接的铺陈,而是在色彩、水墨的细腻表现中进行不懈的探索。

  除了雨、雪、夜、都市山水外,徐希还画了许多以花卉为题材的作品,并形成自己的风格语言。花卉是西方主流社会喜爱的题材,许多油画静物中,花瓶装花卉类作品很多,徐希正是考虑西方观众的审美取向。他是拿花卉作实验,更多地尝试水墨的表现手法,最终还是以城市山水为主要表现题材。他的花卉作品不仅得到中国人的喜爱,同样得到西方人的喜爱。他说:“要继承传统,同时将西方色彩运用到中国画中来,拿花做实验,因为花是有色彩的,我很乐意做这件事情。”

《南美秋山桃和芍药》 徐希 68cm*68cm 1994年

  1997年前后,徐希从美国回到了中国,住在三元桥附近。我有时去看他,时常聊起当下的艺术创作。他认为,现在国内的拍卖火热,但一些中青年画家的画价虚高,这是很危险的。他画室中常常有一些未完成的大画,我再也看不到当年他一天一大张的豪迈了,他花大量时间在未完成的地方精雕细刻。他的画还是那样大气磅礴,版画的色彩对比仍是他的特点,但不同的是,他对一些细部不断地进行微妙柔和的处理,将磅礴的气势和柔美的情调协调在一起,使画面更加含蓄,耐人寻味。他给我讲解作品细部中的思考和奥妙,那是外人极难琢磨和模仿的。在他画室里有个鱼缸,养着热带鱼,但他告诉我,里面有几只透明的虾米,这不禁让我想起齐白石老人,但徐希井不画虾呀?原来奥秘不在这里。他说,热带鱼需要的温度较高,温度低的话,鱼会被冻死,而虾爱凉,一热,虾就会死。每次,他买来几十只虾,可能存活不过一两只。这仅存的几只虾,是适应了水温,才活下来的。由此,我想到徐希,他对待绘画中的创新实践,就像对待鱼缸中的虾一样,每天坚持不懈地在中国画的表现力上探索,失败,再探索,直至成功。

《凤凰城小区》 徐希 55cm*37.5cm 2012年

  徐希的绘画将东方的水墨与西方的色彩相融合,北方的雄浑与江南的柔美相协调,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他的中国画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2013年,《徐希作品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在这次全面展示徐希艺术成就的展览中,徐希提出:“关于中国水墨画,我还是认为应该要有个人的特色,同时要敢于做中西合并的尝试。”

  徐希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徐希是21世纪中国画勇于创新的先行者!

(林阳/中国美术出版总社 总编辑)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徐希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